jencdvd 發表於 2013-4-17 23:11:26

給愛加分

客旅貞吟

《愛之語》那本書裡提到五種表達愛的語言:肯定的言詞,精心的時刻,禮物的餽贈,服務的行動,和身體的接觸。
愛,是不是只有這五種表達方式呢﹖我不清楚。但,回顧自己成長的家庭,和自己目前的家庭,我卻發現,愛的表達,正如其它語言一樣,都需要學習,知曉所要溝通的對方慣常使用的言語,並且在收受之間,學會尊重與包容。
我想到我的父親,他應該是善用服務行動來表達對家人的關切。不上班的日子,一早起來,幫忙洗衣服,晾衣服。下午,常見他提著工具箱在屋子裡走來走去,修理開關不順的門窗或是出問題的電器用品,給任何要運轉的馬達上機油,清除母親小烤箱裡的食物碎渣油漬,屈身把家人的每一雙皮鞋刷的晶亮,拖著吸塵器把地板、窗帘弄乾淨,把書架上東倒西歪的書一一扶正,等等。
這麼顧家的好丈夫,母親歡喜滿意嗎﹖沒有﹗她倒是常抱怨父親的壞脾氣,說他沒耐心,話不小心問過三次,回答的嗓音就大起來,吼得母親心裡要不舒坦好幾天。母親膽怯自卑的個性,需要的是丈夫溫言軟語的呵護和肯定,這些,父親不會。
而另一方面,母親全心全意學烹飪,給家人烹煮健康營養的三餐。市場買回來的豬肉,她細心的切去肥油;雞肉的皮下脂肪也同樣處理。甜品裡的糖減半,菜餚裡的鹽少放。上桌的菜,父親吃得皺眉頭,嫌肉乾澀如嚼柴,各式甜點無味。台南府城成長的他,喜歡菜裡帶有些微甜味,這卻是被母親否定的一點。
結婚已過半世紀,他們還是不時會為這些吵來吵去,覺得對方不體諒自己。
輪到自己踏入婚姻,情況也沒有好到那裡去。
我是長女,許多的家事作起來駕輕就熟,看到丈夫笨手笨腳,難免不耐煩。卻沒想過,身為家裡最幼,很多事情有上面的兄長承擔,根本輪不到他作;婚後他願意學著幫忙,其實就是愛的表示。我卻將之比較父親當年所作的,嘴上不言,心裡給他的分數總是不合格。
因此,他每餐飯後洗碗刷鍋,每晚臨睡前確保家裡門窗關鎖好,每週把庭園草坪修剪整齊,每月把車輛保養妥當,讓我開出去安全無慮;每年讀那些繁瑣的稅務法規,及時把稅表填報送出;而不時,下水道不通,水管漏水,屋頂瓦片被風吹掀,冷氣不冷,暖氣不暖,動手處理或是找工人來都是他的事;我一概視為理所當然。
而他,其實要求也不多,只渴求我能在口頭上美言幾句,肯定他的學習,嘉許他的付出,安慰他的辛勞;我對此卻偏偏惜話如金,甚至覺得他像個長不大的孩子。
我當然也有委屈。我喜歡看書,也渴望有個人可以討論。我作內在探索時,需要人來傾聽,幫助我梳理那些經驗、感受。然而在工作上看了近乎一天電腦的先生,回家來祇想閉目養神,根本不想再翻閱書報;而情緒的問題對於先生而言,更是像找不到出口的迷宮,迂迴得令他頭昏腦脹。
我們說各自的話語,惱怒對方的不理解。我們為自己的付出,沒有得到想要的回應與接納,覺得不滿與挫折。
直到有一天,靈修時,讀到一句熟悉的經文﹕「凡事都不可虧欠人,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;因為愛人的,就完全了律法」(羅馬書13﹕8)。我的眼睛被「常以為虧欠」那幾個字吸住,無法挪移。我初次領悟,保羅對愛的教導,與對愛的計算方式,與我一貫認為的好像顛倒﹕不是估量自己的付出,計較對方的虧欠;而是記念對方的付出,數算自己的虧欠。
我的天平上,重與輕的度量對調了,加碼下沉的是先生的那一邊,該急起直追,好讓雙方平衡的,是我這一邊。努力學著他想要的愛之語,也給對方時間與選擇去學我想要的愛之語。互動過程中雖還是有雞同鴨講的時候,但在感謝、尊重與接納的空間裡,憤慨與氣餒慢慢消退。
學習過程中,我也逐漸看清,愛,乃是越付出,越積欠。我們能愛,因為神先愛我們;因此,每一次對人能有愛的舉動,其實是因著先領受了愛的動力。
虧欠,這個負數,成了愛的關係能加分的開始。

alicechan11 發表於 2021-3-16 21:05:02

學到老活到老
頁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給愛加分